首页 > 杂记 > 正文

【科幻】光年之外的世界


凌雨化身为一条美人鱼。五颜六色的鱼儿围过来,在她身边嬉戏。一缕阳光透进水中,将她周围的海水映照得犹如一块晶莹剔透的蓝色翡翠。她和它们一起游进更大的鱼群,飞舞着,旋转着。

过了好久,她才发现自己在水下无法呼吸,感觉越来越憋闷。她只好挥动巨大的尾鳍,急速游向海面。她本想跃出水面喘息一口,但汹涌起伏的波涛让她一直无法成功换气。

憋闷感越来越强。终于,她醒了。凌雨在床上睁开眼睛,长长地吸了口气。真是个奇怪的梦,她已经不止一次梦见过这个场景了。

凌雨瞥了一眼睡在旁边的那个男人。该死,他的名字是叫什么来着?姓王?还是姓黄?昨天初次见面时他应该告诉过她的,但她当时喝了点酒,注意力有点不集中……管他呢!反正她的每一任男友她都是称呼他们“王子”。前不久,她刚刚和今年的第四任男友分了手。她和眼前这个男人,是在昨天晚上一个年终狂欢派对上认识的。

凌雨叹了口气,披上睡衣走出卧室。她打开客厅阳台上的窗帘,天光已经大亮。阳光照亮了摆放在阳台上的小鱼缸,里面的三尾金鱼可能是受了光线的吸引,纷纷游到水面吐着泡泡。凌雨想起了刚才的梦境,陡然间感觉到一阵寒意。她甩甩头,转眼向窗外望去。今天是大年三十,大部分人应该在前几天就回老家过年去了。现在,这个原本嘈杂的城市只剩下窗外冰冷的街道,还有像她这样的无家可归之人。

还不算太糟,总算不是孤零零地一个人过年。还能奢望什么呢?她转身从客厅沙发上拎了个靠垫,重新走回卧室门口。

“该起床了,我的王子!”她大声吼道。

男人哼了一声,却把被子卷得更紧了。

她把靠垫猛地举过头顶,狠狠地朝她的新“王子”砸了过去。


凌雨的新男友陪着她下楼出了小区。他们打算找一家年底还没有关门的饭馆吃点早餐。

当他们从小区门前那条偏僻的胡同里拐出来走到大街上的时候,一连串的几件事几乎同时发生了。一名戴墨镜的黑衣男子从旁边的隐蔽处猛地扑了过来,将凌雨重重地扑倒在地上;一辆小货车从侧面疾冲过来,接着“咚”的一声钝响;一个人影飞了出去,竟然头部先着了地。那辆货车几乎没有减速,带着一阵风绝尘而去。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凌雨脑袋里一片混乱。身子也被摔得剧痛,不过并无大碍。她花了将近五秒钟才弄清是怎么回事。她侧头望去,被车撞飞起来并且头部着地的是他刚结识的男友,他的头浸在一片鲜红的血渍之中,一动不动。显然,扑过来的那名墨镜男子救了她一命,才使她免遭葬身车祸的厄运。

现在,那名墨镜男子已经将她搀扶起来,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他们要杀你!跟我来!”说完,他拉起她的手沿着街边飞跑。跑了约有两百米,凌雨慢慢地冷静下来。于是她停下来,“等一下,我应该先报警。”男子回过头来喊道:“别傻了!先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

突然,一阵“嘀嘀嘀”的报警声。墨镜男子低吼一声:“不好!趴下!”他拉着她的手猛向下拽,两个人一起跌倒在了地上。当时他们正经过一个巨大的玻璃橱窗,里面挂满了正在出售的新款女装。她能肯定子弹就贴着她的耳边飞了过去,她清楚地听到了子弹的破空之声。接着是玻璃碎裂的巨大声响,玻璃碎片像雨点一样落在地上,也落在他们两个的身上。

墨镜男子一跃而起,迅速拉她起来继续奔跑。这次仅跑了不到十米的距离,他们在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车子旁边停了下来。男子猛地拉开后车门,把凌雨快速推了进去,然后自己坐到了前面驾驶座上。车子疾驰起来,她从没有见过哪辆车在市内的街道上开得这么快。猛烈的加速和转弯让她几欲呕吐。

凌雨发现,有几辆车在后面尾随。她的心咚咚直跳。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精神有些恍惚。这是真实的吗?这难道不是在做梦?不好!迎面驶来了更多的车子,并且远远地就停下来挡在了路的中间。他们和后面追来的车是一伙的。真的无路可走了,凌雨心想。

然而,驾车行驶的墨镜男子显然并没有减速的打算。他们的车子向挡在前面的车队直冲过去。他疯了吗?就在凌雨认为猛烈的撞击不可避免的时候,车子突然飞到了空中,轻盈地如同一只鸟儿。她竟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震动。

这辈子,凌雨第一次碰到了奇迹。


自从车子飞起来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回到地面上,而是一直保持低空飞行。追赶者也早已被甩掉了。

墨镜男子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疑虑,主动向她解释,“这台车子配备了反重力垫。”

反重力垫?传说中的黑科技?她惊讶地几乎说不出话来,竟然真的存在这种技术!要知道,联合政府已经明确发布了禁令,禁止一切高科技手段在民间使用。这台车所应用的技术足够让这个男人在牢里待一辈子了,凌雨心想。

她心中仍有无数个疑问。谁要杀她?他们为什么要杀她?这个男人又是谁?谁派他来的?现在他要带着她去哪里?

“嘿——你刚才救了我两次。多谢了!”

“客气。”男人笑笑,继续集中精力驾驶飞车。

“难道你就不想多解释一下吗?”

“实际上我知道得也不多。”男人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但听起来还算诚恳,“还没到真正的安全地带,我们最好赶快赶路。坐稳了!”

看来他不打算说,凌雨心想。

飞车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随后沿着曲曲折折的路线行进。凌雨透过车窗向下望去,他们正在远离城区,下面是大片的农田和树木。他们飞得并不高,她估计大约只有四五层楼那么高。不过她相信,如果需要的话,反重力垫完全可以带着他们飞上太空。他们之所以做这样的超低空飞行,可能是为了防止被雷达扫描到。她曾经在一些小说故事中看到过类似的描述。

地面上几乎看不到人,这也许是因为墨镜男子在故意选择僻静的路线。但有那么两次,她远远地看见在一些交通要道上,有一些军方设置的哨卡。哨卡前无数车子排成长龙,等待安全检查。每当这个时候,她乘坐的飞车都会快速地飞离那些哨卡,远远地绕过去。凌雨还发现,有的时候男子的身上会发出“嘀嘀嘀”的声音,每当这时他就会显得非常紧张,他总是会立即驾驶飞车掉头往回,然后再选择其它的路线前进。这证实了她心中正在形成的某些猜测。

虽然行进的路线迂回曲折,但凌雨还是大概能感觉出来,他们是在向南方前进。平原渐渐远去,低矮的山脉却越来越多。有些小山上光秃秃的,另一些则覆盖着枯黄的草木,而稍微高一些的山脉还有冰雪覆盖。他们几乎总是保持在山谷之中飞行,速度很快。两旁景色变换,壮丽异常。

凌雨现在心里的不安慢慢消失了,她甚至有些兴奋。来吧!让该来的快点来吧!她在内心呐喊。在她过去这二十五年不算长也不算短的生命中,肆意摆弄她命运的宿命之神总是暗藏背后。她也试图抗争过,但每一次都一败涂地。如今,她有一种感觉,暗中左右她命运的那位主宰,不管它是神灵还是鬼怪,它马上要出来直接面对她了。


在飞行了大约两个小时以后,他们来到了一处险要的地势。山势连绵起伏,而且海拔越来越高。群山环绕,一条窄窄的公路曲曲折折,穿行其中,公路两侧都是万丈绝壁。他们沿着山势飞行,刚刚转过一个较大的山脊,不料突然出现了一座哨卡。距离太近了,飞车想回避已经来不及了,下面的人发现了他们。

“嘀嘀嘀”的报警声又出现了。墨镜男子低声叫了一声:“不好,我们被雷达锁定了!”紧接着,一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啊,我看不到东西了!”凌雨失声叫了出来,“我的眼睛……”她眼前的景象在一点点消失!仿佛有人用墨汁在胡乱地涂抹她眼中的画面。就在刚才,正午的阳光还把周围的一切照得刺眼,可是只经过几秒钟的时间,她眼前已经是一片漆黑,没有一丝一毫的光亮。

这是绝对的黑暗。这样的黑暗,她以前只经历过一次,至今仍然刻骨铭心。那一年,凌雨刚上初中,她的养父母不让她住校,可她偏偏要住校。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意识到了,只要不听他们的话,就是对他们沉重的打击。她喜欢看他们着急,而她只有这一件“武器”可用。住校后的生活轻松自在了许多,她经常和其他一起住校的几个同学溜出学校,跑到学校后山上去探险。养父母告诫过她很多次,他们是一群“坏孩子”,不要和他们交往。但她偏偏要跟他们交往。有一次,他们在后山发现了一个山洞,几个孩子点亮手电钻了进去。山洞内部的结构越来越复杂,有如迷宫。凌雨不小心与其他人失散了。开始她并没有担心,她有手电,而且记得来时的路。她慢慢往回走,没想到突然跌了一跤,把手电摔坏了。顿时,她眼前变得一片漆黑,没有了丝毫的光亮。她吓坏了。洞穴里静悄悄的,只有她的哭泣声久久不绝。

飞车还在继续飞行,她能感觉到。一时间,恐惧攫住了她的心。如果就该当这样结束了,那就来吧!她在内心呼喊。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十分钟,或者二十分钟?她眼前重新亮了起来。

凌雨仍然惊魂未定。她向窗外望了望,哨卡早就不见了踪影。恐惧渐渐消退,另一种情绪浮了上来。她受够了!她感到气愤异常。她“砰”的一声踢开车门,“快停下来!不然我就跳下去!”

“千万别乱来!”墨镜男子有些惊慌失措。他犹豫了几秒,终于妥协,“你坐好。我马上停下来。”


他们停在山间一块平坦的地方,两个人下了车。

男人摘下了墨镜,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很紧迫。不过我们可以抽出半小时来好好聊一聊。”

凌雨终于看清了男子的样貌。为什么感觉有些眼熟?难道以前在哪里见过他?但她一时想不起来。管他呢!

“你们是反政府武装?”她顿了顿,“那个传说中叫‘飞鱼’的组织?”

男人点了点头。

凌雨虽然已经猜到了,但看到他这么快承认还是有些吃惊。最近这些年,联合政府在全球范围内掀起的安保运动成效非常明显。反政府武装被一个个消灭,就连存在了几个世纪之久的恐怖组织也被彻底肃清了。犯罪率也降低到了历史最低。当局曾经在电视广播中宣布,当前是历史上最安全的年代。然而,有一些传闻认为,有一个叫“飞鱼”的反政府组织仍然存在。在有些传闻中,他们被描述成无恶不作的魔头;而在另一些传闻中,他们则是一些身怀绝技的怪人。

“你们为什么来骗取我的信任?有什么目的?”凌雨的语气中透露着气愤。

“为什么这么说呢?”

“你今天两次救我,难道不是提前策划好的吗?”凌雨对此很有把握,“不然的话,你能那么‘恰好’地出现在事发地点?”

男人轻轻叹了口气,“我会解释清楚的。”他忽然岔开了话题,“凌雨,你仔细想想,你还能认出我吗?”

难道以前他们真的认识?眼前这个男人方方的脸型,硬朗的线条,脸上还有一些小小的疤痕。凌雨开始苦苦地思索。难道说……

“你是——丁涛!”

十几年未见了,不过她还是认出了他。他是凌雨刚上初中时认识的第一个同班同学。那时在老师和家长的眼中,丁涛是个典型的“坏男孩”。平常不上课的时候,他就喜欢东游西逛。那一天,凌雨第一天去上学,在教室里刚找到她的座位,一个男孩子就凑了过来,笑嘻嘻地对她说个没完没了,“嘿!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丁涛!瞧,这个教室里的所有人,他们的名字我都知道!你家住哪?你可真漂亮……”

那一年冬天,天气可真冷,宿舍里都结了冰。凌雨刚刚开始适应她的住校生活。每天早自习结束,露天的热水管集中供应热水。热水管前面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凌雨拎着暖壶,一边搓着手一边在队伍里向前挪动。当她快要排到队头的时候,突然队伍乱了,学生们挤作一团。凌雨力气小,被挤到了外面。她在人群外面着急得直跺脚,却没有任何办法。正当她准备放弃的时候,人群中一个高个子男生喊住了她:“凌雨,把暖壶递过来!我帮你打水!”男生一边说,一边伸胳膊从人群的头顶上接过了她的暖壶。啊,是丁涛!

后来,也许是受命运的驱使,凌雨一次次地转移住处,也一次次地转学。所以,她的那些儿时的小伙伴们,后来都断了联系,也包括丁涛在内……

“你终于认出我了!”丁涛的笑声把她从回忆中打断。

凌雨愣愣地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晌,她才说:“丁涛,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

丁涛点了点头。“你知道现在的联合政府是怎么成立起来的吗?”他反问凌雨,“我是说,在以前,没有一个联合政府有能力管理全球事务。”

凌雨摇了摇头。的确,当局曾经改写了历史。在联合政府之前,世界上存在着几百个独立的国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领导人,并有着各自不同的意识形态。但联合政府把这一切终结了。联合政府的首席执政官肯定是一个大大的野心家,但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丁涛继续说道:“这是因为他们手里掌握了两件武器。一个是常温核聚变装置,这让他们获得了取之不尽的能源。另一个,可以称作能量定位器。简单来讲,这件装置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对特定的能量形式进行检索定位。比如,处于工作状态的武器是一种能量形式,活动的人体也是一种能量形式。总之,凡是存在持续的能量转换过程的物体或生物体,他们都能借助这个装置定位到。所以说,他们如果要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某一个人,或者寻找某种杀伤性武器,就易如反掌。”

原来如此。怪不得那么多反政府武装都被轻易消灭了。但是,凌雨产生了一个新的疑问,“在这种情况下,你们的组织——我是说‘飞鱼’——为什么能够存活下来呢?”

“因为我们有一些反制措施。”说着,丁涛从兜里掏出来一些小装置,“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它一些虽然能量强度不大但却比较精巧的小玩意。比如这个像水晶球一样的东西,它能在危险降临之前提前给出报警,有时甚至能提前几分钟。林博士猜测,它可能工作在高维量子状态,有一定的预见未来的能力。”

怪不得这一路上总是听到“嘀嘀嘀”的声音。凌雨终于知道为什么丁涛每一次都能救她脱离险境了。

丁涛继续介绍,“再比如这个,它是一个电磁波全频带的吸收装置。刚才我们被雷达锁定之后,飞车自动开启了这个装置。它吸收了所有频率的电磁波,也包括可见光,然后我们就从敌人雷达上消失了。当然,坐在它工作范围之内的人也会感觉处于黑暗之中,要不是我戴着一副特殊的眼镜,我也早变成睁眼瞎子了。”

凌雨想了想。哦,这么说,那刚才在地面的人看来,他们也会突然变成一块黑黑的东西。

“你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神奇的装置呢?”

“林博士说,所有这些东西,也包括联合政府掌握的高科技装置,它们都来自飞跃界,有些甚至来自超限界。”

“飞跃界?超限界?那是什么地方?”

“细节我也说不清楚了。不过据林博士说,那是属于外星世界。”

凌雨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今天见到和听到的奇闻怪事可真是太多了。

“那林博士是谁呢?”

“他是‘飞鱼’组织里面研究外星技术的专家。他虽然不是组织的实际管理者,但享有绝对的权威。就是他派我来带你回去的,不过具体原因我就不清楚了。”

“那今天打算杀我的是什么人呢?”

“应该是联合政府的秘密警察。但原因估计只有林博士才知道。”丁涛说着,用手朝旁边的飞车一指,“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去亲自找到这些答案呢?也许最多还有一小时,我们就能见到林博士了。”


他们驾驶飞车来到了大山深处的一个山谷。虽然现在是冬天,但谷中温暖宜人,溪流潺潺。丁涛把车停在谷中一个空地并做好遮盖,然后带着凌雨走进了一个山洞。

丁涛从怀中掏出一盏小灯,托在手中,把山洞内部照亮。山洞内小径曲折蜿蜒,每当感觉前方无路可走快到尽头的时候,小径总是突然一转,前面又重新出现新的道路。为了防止走散,丁涛拉着凌雨的手,在前面引路。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在崎岖的小径上慢慢前行。

凌雨又想起了十几年前在学校后山那个黑暗的山洞里迷路的场景。当时,她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突然她看到了远处有亮光在慢慢靠近。等亮光近了,她才认出来,是丁涛!然后,丁涛拉着她的手,就像今天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山洞。他宽大的手掌让她不再恐惧。

约莫走了一刻钟时间,眼前突然豁然开朗。凌雨想不到在这么深的山洞里,竟然会出现一个大厅。大厅有门有窗,还有阳光从门窗透进来。她这才明白,原来刚才的山洞只是通往这里的一个入口,一个被群山环绕的隐蔽的所在。大厅正中央,停着一辆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位老人。老人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眼睛炯炯有神。

丁涛赶紧给凌雨介绍:“凌雨,这位就是林博士。”

林博士看到了凌雨,“孩子,你来了!”声音中充满了慈爱。

凌雨却僵在了原地。

她认识这个人!她一直留着这个人的照片。但她恨他!

她从来没有见过妈妈,或者说,她儿时的记忆中没有妈妈的样子。妈妈可能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但她的记忆中有爸爸。在她小时候,爸爸经常陪她一起玩耍。那一年她大概三岁多,有一天爸爸带她来到一户陌生人的家里。她和爸爸在那户人家玩捉迷藏的游戏,玩得高兴极了。不知道是玩到几轮之后,轮到爸爸藏起来让她去找了。她明明看到爸爸藏到里屋了,她迈着稚嫩的步子一路小跑地追过去,推开门,屋里却一个人也没有。她站在原地愣了半天,最后“哇”地一声哭出来。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见过爸爸。那户陌生人家收养了她。

等她慢慢长大了,她有了自己的猜测,她的父亲并没有真正消失,他只是不愿意来见她。她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定期向她的监护人支付抚养费用。而且,每隔一年半载,她都会转移一次住处,她的监护人也会换掉。她敢打赌这些事情都是她父亲在背后推动的。等她开始上学了,每一次转移住处,又带来了转学的烦恼。她不得不一次次地与结识的同学朋友们分开。这就是为什么她始终没有亲密朋友的原因。

她对这种生活越来越厌烦,她讨厌父亲的各种安排。于是,她故意与躲在背后的父亲对着干,与养父养母们对着干。他们希望她学数学,她偏偏学了工商管理专业;他们希望她成为工程师,她偏偏干了一份销售的工作。他们总是会说,这是为了你好,为了你好……但她再也不会相信这些鬼话了!

现在,一直以来躲在背后的那个人却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恨他!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

“孩子,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林博士眼中也噙满了泪花,“但是孩子,我要讲一个故事给你听,一个很长的故事。你已经长大成人,对于未来,你有权自己做出选择。”


据地球上的科学家们估计,银河系的直径在10万光年以上,整个星系包含几千亿颗恒星。但实际上,它比我们想象的更加辽阔,也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富饶。

只有进化才是文明存在的真正意义。身处爬行界的文明必须依靠自身的力量进入飞跃界。他们会经历遥远的征程,真正离开自己的故乡,就宛如生命第一次离开海洋。唯有如此,他们才能成为银河系寰宇文明圈的一员。而飞跃界的种族也许经过数百万年的进化,再加上好运气,才有可能实现飞升,最终进入超限界。

没错,银河系包含三个界区:爬行界、飞跃界和超限界。每个界区有不同的物理法则。爬行界内的物体运动速度被限制在光速,地球就处于这一界区;飞跃界内可以超光速飞行,那里生活着数百亿个文明,它们组建了繁荣的寰宇文明网,每天都有大量的超光速飞船穿梭于银河系两端;而超限界里则生活着超级智慧,没有人知道那里的真实情况。

星际间从来不缺乏探险家。大约距今一百多年以前,一支来自飞跃界的探险者队伍突然造访地球,他们称自己为“潜水者”。他们从一处极其靠近底层的界区分界线潜入爬行界,历经数十年低于光速的宇宙航行,飞越了若干个星系,才终于找到了包含智慧生命的太阳系。“潜水者”们主要由一些基因科学家组成,他们对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感到异常兴奋。

当“潜水者”们离开地球重回飞跃界的时候,他们带着地球上各种各样的生物基因标本满载而归。而随他们进入飞跃界的,还有地球上的一百多名冒险家。

直到今天为止,所有离开的人当中,只有两个人重新回到了地球:一个是工程师,一个是野心家。

那名野心家从飞跃界带回来大量的智能设备,这其中也包括常温核聚变装置和能量定位器。这些设备本来在飞跃界只是普通的家用产品,但在这里却高出了地球科技好几个数量级。野心家利用这些设备聚拢财富,打击异己,终于形成了庞大的权力中心。他的孙子,也就是当前全球联合政府的首席执政官,经过数十年的经营,终于完成了前人始终无法完成的功业,将全世界都控制在他的铁腕之下。昔日的野心家变成了今天的独裁者。

然而,野心家和他的子孙心里都很清楚,他们在地球上还有最后一个威胁,那就是同样去过飞跃界的那名工程师。他们一直在寻找工程师和他的后人,以及地球上可能存在的其它非人类科技,却始终没有结果。这件事让他们如鲠在喉。他们颁布了数不清的禁令,禁止私人的航天和航空行为,禁止民间对高科技的研究和应用,禁止对当局不利的言论……他们还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场大规模的安保运动,将反对者铲除殆尽,并动用了大量军队在全世界范围内广设哨卡。

另外那名从飞跃界回归的工程师,他便是林博士的爷爷。经过多年的飞跃界之旅,他被宇宙的浩瀚和丰富多彩彻底折服了。他深怀着对宇宙的敬畏之情,打算带领更多的人类走出地球老家,飞出爬行界。正当他将全部精力都付诸这项事业之时,却遭到了那名野心家和他的家族无休止的追捕。他凭借从飞跃界带回来的一些小装置,躲过了一次次地追捕,并创立了“飞鱼”组织,将那些反对独裁政府和向往太空旅行的自由人士团结起来。同时,他也在等待一个机会。

凌雨本来应该叫林雨。当林博士的妻子怀着她的时候,独裁者对他们进行搜捕的强度越来越大。他们经历了很多次紧急转移,有好几次差点就被独裁者的爪牙们找到了。由于长期漂泊不定的生活,再加上担惊受怕,凌雨的妈妈在她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林博士思来想去,最终决定还是尽量给女儿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于是把女儿托付给了别人抚养。为了不引起怀疑,也为了女儿的安全,二十年来他没有与女儿见过一次面。然而,他根据一些可靠的情报来源得知,当局还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他们开始怀疑凌雨了。于是,他不得不派出丁涛,把凌雨接过来。令他没想到的是,独裁者已经派出秘密警察对凌雨直接下了杀手,多亏了丁涛及时赶到。看来,他们比他想象的知道得更多。

事不宜迟。“孩子,你们跟我来。还有件东西要给你们看。”

丁涛推着林博士的轮椅,凌雨在后面紧跟着。他们穿过大厅,转过几个过道,来到了一扇大门前。

林博士击了一下掌,大门缓缓自动打开,“看,孩子们,这是爷爷留给我们的礼物!”

凌雨和丁涛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艘巨大的飞船!他们站在它面前,就如同匍匐在巨人的脚下。冰冷的黑色材质,流线型的金属船壳,远远望去,它就像一条真正的飞鱼,正准备跃出海面,飞向天空。

“博士,它还能飞吗?”丁涛显然被飞船迷住了。

“当然,孩子。它已经一百多年没有飞过了,不过,它很快就会重新起航。”林博士转向了凌雨,“雨儿,不管你是否还在恨我,但我们同属一个家族——一个探险者的家族。我们的血液中流淌着勇于向未知探索的精神。为此我们已经等待了一百多年,这个机会马上就要来了。飞跃界与爬行界之间的界区分界线在未来的十年间将达到与地球只有五光年的距离。我们将第一次迎来大批人类向飞跃界移民的一个机会。这也正是我的爷爷毕生致力于其中的一项事业。雨儿,这艘飞船的DNA密码锁被特殊设置过,只有我们家族的后人才能启动这艘飞船。现在,有一个选择摆在你面前:你愿意带领我们的探险者们驾驶飞船去往飞跃界吗?这个选择将意味着崭新的生活。你有自主选择的权利,孩子。”

凌雨思绪万千,沉默不语。丁涛却问道,“林博士,您也打算坐飞船离开吗?”

“不。我已经老了。”林博士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无奈和惋惜。

凌雨这才注意到父亲的老态,远比一般五六十岁的人更加衰老。他满面愁苦,两鬓的头发也已经斑白,岁月似乎在他身上留下了加倍的痕迹。虽然她还没有给父亲正式的答复,但她已经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五天后,由两千人组成的远征队已经登上了飞船,各自准备就绪。

凌雨和丁涛最后走上飞船的舷梯。林博士来给他们送行。

凌雨躺进专门为她准备的冬眠舱里,在飞船电脑的指示下,她伸出右手。

DNA匹配程度:91.98%;DNA密码校验通过。飞船即将启动。

凌雨闭上眼睛。如果不出意外,接下来将有一个长达十年的无梦的睡眠。等她醒来时,他们应该已经到达了飞跃下界,飞船届时将启动超光速引擎,带他们进入一个个无比璀璨的星系。他们中的一部分将携带着来自地球的生物基因库,在某个适宜的星系建立起人类在外太空的第一个殖民地。当然,也许若干年后,还会有人重新下潜到爬行界,回到故乡地球,给古老的地球带去外面的信息和问候,也说不定顺便帮助解决一下地球上长期存在的一些问题。

正像父亲所说,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为了一己私欲,花费毕生精力去谋求建立起一个牢不可破的权力的帝国,即使以牺牲大众的自由为代价也在所不惜。但选择的机会不应被剥夺,选择的权利也应该属于每一个人。也许独裁者最害怕的,是人们突然知道原来世界上还存在另外一条道路,可以通往真正的自由。

父亲又一次亲手把她送走,也许与二十多年前的那一次一样,他们将从此不再相见。但这一次又有所不同,父亲把希望交到了她的手上。

没有哪一个孩子会真正地憎恨他们的父母。爸爸,我会想念您的。

(完)

后记

对于在外工作的很多人来说,回老家就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两个世界的“物理法则”完全不同。希望你读完今天的这个故事之后,可以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不再纠结于那两个世界中遭遇的一些不快和沉重。因为我们知道,在每一个人心灵的远方,都有一个更大的、自由的、充满创造性的世界存在着,那里有我们真正追求的东西。

这个故事中界区的概念取自一部科幻小说《深渊上的火》。在这里,借这个机会,向喜爱科幻小说的同学强烈推荐一位科幻作家:弗诺·文奇。这是除大刘以外,我最喜欢的一位科幻作家。他的几乎每一部小说都是“雨果奖”获奖作品。他的“三界”系列,你一定要读一读,现在一共有三部:

  • 《深渊上的火》
  • 《天渊》
  • 《天空的孩子》

还有一部中篇,属于程序员必看:《真名实姓》。比《神经漫游者》更早的一部赛博朋克作品,堪称经典中的经典。

其它精选文章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包含下面的二维码!否则拒绝转载!
本文链接:http://zhangtielei.com/posts/blog-sf-light-years-away.html
我的微信公众号: tielei-blog (张铁蕾)
上篇: 深度学习、信息论与统计学
下篇: 基于Redis的分布式锁到底安全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