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的人和普通的人到底区别在哪?你根本想不到是它


在某些时刻,比如企业招聘的时候,比如你给上小学的儿子讲数学题的时候,再比如,你花了半小时跟某人辩论,最后却发现他根本不讲逻辑的时候,难免会在头脑中形成这样的问题:到底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导致了这些区别?

阅读全文 »


科学精神与互联网A/B实验


我们先讲两个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关于黄热病。

黄热病是一种严重的传染病,曾在1793年袭击美国费城。当时,费城有一位著名的人物,他叫本杰明·拉什[1]。拉什曾经签署过《独立宣言》,是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同时,他还是著名的教育家和出色的外科医生。在费城的黄热病爆发的时候,他坚信放血疗法可以治疗这种疾病。于是,他用手术刀或水蛭吸血的办法给病人放血。当拉什自己染上这种疾病的时候,他也采用同样的方法给自己治疗。

阅读全文 »


用统计学的观点看世界:从找不到东西说起


在家里,妻子总是埋怨我找不到东西。于是我辩称,很多东西并不是我放的,找不到很正常啊。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一脸不屑地说,很多东西也不是她放的,但为什么她很快就能找到?

阅读全文 »


万物有灵之精灵之恋


【免责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关于人类爱与恨的起源,我一直保持着乐观而谨慎的看法。
我曾经亲眼见过,即使是最顽劣的孩童,也会对与他朝夕相伴却突然死去的爱宠伤心落泪。这也许意味着,爱,才是人类的本性。
但我也同样相信,爱与恨之间可以相互转化。它们的关系非常微妙。爱得越深,由此萌生的恨意往往也同样强烈。
实际上,当我们更进一步,站在宇宙的尺度去考量的时候,就会发现——爱与恨,它们甚至并不为人类所特有,而是根植于宇宙中一切智慧生命的本性之中。
因此,对于儿童文学创作来说,它肩负着一个重要的使命,就是对于我们与生俱来的爱的一面持续引导,避免走向相反的极端。这也是我写作那些故事的根本目的。
– 引自《儿童文学评论》第三章第5小节
– 作者 凌芸

阅读全文 »


Redis源码从哪里读起?


自从我写过Redis内部数据结构详解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有不少读者前来阅读和讨论。其中也有人问起阅读Redis源码的方法。本文我们就集中讨论这样一个话题:如果你现在想阅读Redis源码,那么从哪里入手?算是对之前系列文章的一个补充。

阅读全文 »


漫谈业务与平台


做技术开发的同学,都要搞清楚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自己所做的工作到底是属于「业务」还是「平台」?

阅读全文 »


2019,能否解开时间的困局?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2019年的第一个工作日就这么过去了。

跨越新的一年,很多人都在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纠结了好几天,要不要也总结下在不经意间溜走的那个2018。之所以纠结,是因为每逢这个时刻,就好像临时收到通知,告诉你一场重要的考试突然要提前了。本来你还有好几门功课没有复习完呢,结果不得不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考场。

阅读全文 »


心流:写作、编程和修炼武功的共同法门


曾经有位朋友对我说,写文章是天下第一的难事。当然在很多人的眼中,这话未必正确。但对于喜欢写作的人来说,能讲出这句话的,基本上可以引为知音了。

在我的认知中,写作是很难的事;而在所有的文学体裁中,写小说,尤其是写长篇小说,最不容易。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