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记 > 正文

【程序员脑洞故事】宇宙尽头的描述符


张翔心里很清楚,发生在中关村那家IT公司的密室失踪案,可算是让局里的领导们伤透了脑筋。而且更糟糕的是,自从负责调查这起案件的王队也遭遇意外之后,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再次起用史强来调查这个案子。

要说史强这个人也确实劣迹斑斑,经常私下里搞刑讯逼供,要不就是搞威胁证人那一套。这都已经是第三次被停职了,但仍不悔改。这次老局长让他做史强的助手,也是看中了他办事稳妥的优点,能在关键时刻制止史强,不至于搞得太过分。

但是,史强在刑侦业务上的能力,是每个人都不可否认的。张翔心想,局里那帮刑侦队长加起来,恐怕也未必抵得上史强一个。


迎接他们的是长远天地公司一个姓刘的人事经理。

史强掏出证件,在这位刘经理的面前晃了晃,还没等对方看清楚,就收回来塞到了裤兜里。

“我们是来调查你们公司的案子的。”史强粗声粗气地说。说完,他掏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叼在嘴里。

张翔发现刘经理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快。

“史队,人家这里是工作区,不能吸烟。”他小声对史强说。

“真烦人,怎么哪都这么多规矩!”史强虽然嘴里这么说,但还是把烟熄了丢尽了垃圾桶。

张翔忙把自己的警官证递给刘经理看,“刘经理,这位是我们史强队长。我们是来接替王队继续调查之前的案子的。还得请您多多配合,介绍一下现场的详细情况。”

刘经理的脸色有了明显地好转,“张警官,看那边,那间办公室就是我们CTO失踪的地方,也是你们王队长失踪的地方。”

张翔转头望过去,那边有一间小的办公室,办公室门外还有几排工位。但工位几乎都空着,只有一个人仍坐在那里工作。

他向刘经理表达了他的疑问:“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为什么这些工位都空着呢?”

“唉——”刘经理长叹一口气,“之前发生在这里的失踪案实在是太过离奇了,人们都觉得这间办公室——怎么说呢——有点邪乎!原来在这附近的工作的人,大部分都把工位搬到远处去了。还有一些员工离职了。”

史强用手指了指还在办公室门口附近工作的那个小伙子。

“他呀,他叫小白,今年刚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嘛。年轻人不信邪,后生可畏啊。”

(作者注:没错,这个小白,就是《程序员的宇宙时间线》里的那个小白。)

见他们走过来,小白从工位上抬起头,眼中先是一阵迷茫,然后竟露出惊喜的表情。他跑过来握住了史强的手,“大史!你真的是大史吗?”

这下倒把史强给整懵了,“局里的人确实都管我叫大史。可是你咋认识我呢?”

“因为我曾经去过未来。”小白脸上现出狡黠的笑容。

“小白,你是科幻看多了有点晕了吧!快回去干你的活去!”刘经理训斥道。

小白灰溜溜地又回到了工位上。

“别理他,我们继续。”刘经理朝张翔和大史他们摆摆手。


他们现在所在的这间办公室,就是“密室失踪案”的案发地点。

据刘经理介绍,在案发之前,这里是公司CTO(名叫Charles)的私人办公室。在一个多月之前的那天晚上,Charles独自在这个办公室里加班。已经到了晚上10点了,公司里的人也走得差不多了。突然,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惊叫,然后是Charles的一阵狂笑。

当时小白也在公司加班,他和另外几个同事一起冲进了Charles的办公室。令他们惊讶的是,里面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连Charles的椅子都不见了。对面的窗户紧闭着。他们打开窗户,从19层楼的办公室望下去,显然没有任何人坠楼的迹象。

张翔心里暗想,如果说一家IT公司的CTO在自己办公室里猝死了,那倒是个很普通的情况。但整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连一根汗毛也没留下,这未免也太离奇了。

张翔仔细端详这间小办公室内部的环境。室内陈设很简单,推门进来,左侧是一张电脑桌,上面摆放着Charles经常使用的MacBook,右侧靠墙是一张小沙发。正对门的就是那扇窗户,窗外是19层楼高的绝壁,不可能有人从那里出入。左侧电脑桌后面,本来放置椅子的地方,现在空空如也。左侧靠墙还有一个书柜,里面东倒西歪地摆着几本计算机编程的书籍。

按照刘经理的说法,室内的所有东西,都保留了“现场”,从出事之后就没有人动过。

后面发生的事情,局里的案件简报描述得更加详细。刑侦二队的王队长负责调查这起案子,过了一个月了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但就在昨天晚上,将近11点的时候,公司有人发现王队长急匆匆地来到公司,走进了Charles的办公室,好像手里还拿着一个本子。小白也是目击者之一。

从那以后,王队长就再也没有出来。

据案件简报的描述,王队长失踪的精确时间点,应该在凌晨3点左右。因为在今天凌晨3点的时候,警局的电话总机自动录音系统收到了王队长拨打的一个奇怪的电话。

张翔通过手机把这段电话录音播放给了大史听。

“啊,果然!果然是这个数字!四——三——九——”,停顿了几秒,说话的人显然正在努力对抗着什么东西,所以说话有些断断续续,“八——零——四——六——”

录音只有七八秒,然后戛然而止。

虽然这段录音中的人语气很激动,但他们还是能分辨出说话的人正是王队。

大史沉思了片刻。

他下意识地从兜里掏出烟盒,迅速地拽出一根,叼在了嘴里。然后刚想伸手去掏打火机,突然意识到不太对劲,只好把香烟又收了回去。

“刘经理,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大史问道。

“哦,我们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开发和维护一款社交类的App。”

“出事那天,怎么能确定你们的CTO肯定是在这间屋里呢?”

“史警官,当时Charles在屋里发出的声音很大,公司很多人都听到了。”刘经理显然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多余。

“有人亲眼看到他进这间办公室吗?”大史继续追问。

“有。”刘经理转身出去,把小白了叫了进来,“小白的工位离这里最近,而且晚上经常在公司加班,他那天见过Charles。”

大史转向小白,“那天你最后见到你们CTO大概是几点?”

小白仔细回想了一下,“差不多是晚上8点多。当时他从办公室出来签收了一份外卖,然后马上又回到屋里了。公司很多人晚上订的外卖盒饭差不多都是那个点送到,所以我对那个时间点比较确定。”

“也就是说,从8点到10点出事的时候,他一直是一个人待在这间屋子里的?”

小白点了点头。

“你们CTO平常得罪过什么人吗?有没有明显的仇家?”

刘经理和小白都纷纷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大史翻开案件简报,仔细地搜索着。“刘经理,在那天出事之后,这间屋子里的东西有人动过吗?我是说,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

刘经理环视了一下四周,“应该没有。这间办公室本来也没什么东西。就是原来Charles坐的椅子不见了,但这在出事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

说完,刘经理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他补充道,“哦,你们王队来调查的时候,动过这里的电脑。他查看过这台电脑里面的东西,应该还查过不止一次,每次都要花上很长时间。”

大史示意张翔把桌上那台电脑的电源打开。是很普通的一台MacBook Pro,里面运行着OS X操作系统。

“小白,根据我们警方的记录,昨天晚上王队进入这间屋子的时候,手里应该拿着一个本子。你是目击者,有印象吗?”

“对,没错。当时王队长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哦,我说的不是笔记本电脑——就是一个普通的写字用的本子。”小白说完,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那个本子应该是我们CTO的,他经常用来记录一些技术问题,还在上面做一些演算。我们一起讨论技术问题的时候,我曾经见过,一般就放在他的电脑桌上。”

几个人一齐朝电脑桌上望去。显然现在那里没有这样的一个本子。

大史盯着桌子上已经开机的电脑,“张翔,之前局里的人有没有查过这里的电脑操作记录和上网记录?Charles和王队在最后一刻都在电脑上操作了什么?”

“史队,查过。没发现什么特别的。王队无非就是在不停地翻看磁盘上的各个文件夹,试图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Charles那天基本操作是在上网,先是到百度和知乎上搜索了一些关于什么人生意义、宇宙真理之类的鸡汤文,然后访问了一些加密的内容,我们就看不到了。可能是改用了什么加密的翻墙代理之类的,不过这个倒也正常,比如在国内访问谷歌就需要这些……”

大史突然打断了他,“这些加密内容,局里有办法解密吗?”

“应该说——有。不过需要动用总局的超大规模解密集群。那玩意据说特别费钱,是国家安全局的那帮人设计出来的,运行一个解密运算据说就得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张翔,快点!向局里紧急申请经费,我们一定要把这份资料解密出来!”

“史队,这……据说那个集群能够分配给警方用的资源,光排队就得花上一个月,更不要说还要花费……”

大史没等他说完,就几乎咆哮起来,“简直扯淡!这帮整天不干正事的东西!告诉他们,这个案子就是全宇宙最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在明天之前解密出来!”

张翔惊愕地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等大史情绪平息了下来,问道:“史队,那我们现在回局里?”

大史看了看在旁边一脸吃惊表情的刘经理和小白,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的CTO平常有什么奇怪的行为吗?比如跟平常人不太一样的地方。”

刘经理和小白对视了一眼,迟疑了几秒之后,最后刘经理说道:“Charles每年都会去看一次心理医生,这个算吗?”


从长远天地公司出来,张翔主动跟大史聊起了案情。

“史队,您觉得是谋杀吗?”

“还不好说。如果是谋杀的话,那这次我们真是碰到了一个狠角色!”

“那他们的CTO会是自杀吗?你看他最后上网查的那些个东西,还要每年看一次心理医生。那些做技术的,总是让人觉得神经兮兮的。”

“不可能是自杀。那样的话,王队的事怎么解释?王队说的那些数字又怎么解释?张翔,干我们这行的,就是要把看似不相关的各个细节串起来。串对了,真相就出来了。只要有一环对不上,那——嘿嘿——就是扯淡!”

张翔也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傻透了。他不禁有些脸红。

“史队,那些数字会是什么意思呢?4398046——应该就是这个数字——难道是个密码之类的东西?”

“这可不好说……不过,沿着谋杀的思路,倒是可以大胆地猜一把。假设Charles发现了凶手的某个秘密,也许就跟那串数字有关吧,或者Charles本来就和凶手认识,两方共享那个秘密,但后来由于某个原因Charles想把秘密透露给别人,结果被凶手干掉了。”大史停顿了一下,伸出手做了个砍头的动作,“王队在最后一刻也发现了那个秘密,结果也被以同样的方式干掉了。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些细节串不起来,比如尸体在哪?又是怎么从那个密室里运出去的?当然,这也都是瞎猜,我们掌握的资料还不够多。”

受大史的启发,张翔的脑筋也转动起来,“还有一种可能性,史队。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Charles在故布疑阵,他故意造成了自己失踪的假象。如果朝这个方向考虑下去,就得承认王队跟他是同谋……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肯定是我想歪了……”

“还是别瞎猜了。现在,我们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办。就是去找那个Charles的心理医生问问情况。”

“史队,听说之前王队去了解过,对方以保护病人隐私为由,没有透露什么有用的信息。”

“扯淡!”大史眼珠一转,然后伸出手示意张翔离近点。他凑到张翔耳边,故意压低了声音,耳语了一番。

“史队,这……行吗?”

“听我的,这种人我见多了。你现在就去准备,争取下午我们就能过去。”大史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了一缕白烟,“而我呢,现在就去找老局长,搞定那个什么狗屁解密集群!”

在分头行动之前,他们又一起默默走了一阵。张翔知道,在大史粗陋的外表下,正在进行细致的推理。他尽量不去打扰他。

突然,大史停下来,把烟头重重地丢在地上,然后用脚踩灭。张翔听到他嘴里在自言自语,“再邪乎的事老子都见过……邪乎到家必有鬼!”

(上部完)


当他们到达卢医生的心理诊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

“这家诊所还真他妈气派啊!”大史一屁股坐在了接待室的沙发上。沙发不情愿地发出吱呀呀的响声,但最终还是挺住了。

“那是肯定啊,这家心理诊所其实是一家规模很大的连锁企业。诊所的老板卢医生据说是个留美博士,两年前回国创业,创办了这家心理咨询机构。人家现在可是创业板上的明星企业呢。”张翔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自动咖啡机上接了一杯,递给大史,“史队,你说现在的人是怎么了?生活好了,反而精神总爱出问题了。”

大史没有回答他,低头兀自翻看着张翔准备好的那几页资料。

他们等了半个多小时,西装革履的卢医生终于出现了。

张翔向卢医生详细描述了案情经过,并说明来意,提出想查看Charles的病例资料。

果然不出所料,卢医生一口回绝了,“对不起,两位警官。我们与每一位病人都签订了隐私协议,承诺不会把病人的资料泄露给第三方。这是我们诊所赖以生存的根本,希望你们理解。”

“隐私值几个钱啊!”坐在一旁的大史说话了,“像你这样的,好歹也算个知名企业家了,总得为公共安全负责吧!”

“这位警官,如果确实涉及到公共安全,相信警方一定能拿出明确的搜查令来。我也定会鼎力相助。”面对大史的粗鲁,卢医生不动声色,语速也不紧不慢。

果然是个厉害角色,张翔心想。Charles的失踪与他的病例资料并没有直接的因果联系,如果要向上级申请搜查令,恐怕还需要提供更多的证据,而且时间周期可能也会很长。

“当然,我们相信卢医生的为人。”大史突然变了个腔调,也开始学着卢医生的样子慢悠悠地说道,“在保护客户隐私上,卢医生定是不遗余力。但是,你能保证手下的人都像你一样?你能保证不会有人拿了黑钱把客户资料泄露出去?有句古话说得好啊,叫做什么清水里不养鱼还是什么来着……”

大史向张翔投来求助的目光。“史队,是‘水至清则无鱼’。”张翔小声地提示说。

“对,就是这个!”大史说完,从手里的资料中,挑出了两页,递给了卢医生,“卢医生,你看,贵诊所的病人资料其实已经泄露出去了。”

卢医生接过那两页纸,皱起了眉头,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这你们是从哪里弄到的?”

张翔心里最清楚不过。上午他和大史分开之前,大史给了他几个QQ联系方式,让他去“购买”一些数据。他没想到现在的数据黑市交易竟然这么发达,他轻而易举地花低价买到了卢医生诊所的一些内部数据,其中包括少量客户资料,还有另外的几份数据。

“卢医生,这你就不用管了。我们警方自有情报来源。”大史仍然慢条斯理地说,“就算我们不来找你,Charles的病例资料恐怕我们也有办法搞到。”

卢医生猛地站起身,“既然如此,你们还来找我做什么!我忙得很,失陪了!”说完,卢医生迈步往门外走。

大史也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等等!卢医生想必也不希望这些负面资料传得满大街都是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卢医生回过头来,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就不信,你们警察就敢为所欲为!”

“当然。一般的警察是不敢。”大史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可实话告诉你吧,我史强可是被停职过好几次的人了,还有什么是我史强不敢的?”

大史刺耳的笑声充满了整个接待室。

卢医生大概是被大史的一副泼皮无赖相吓住了,站在那里有点不知所措。

大史终于止住了笑声,“卢医生,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没错,这些资料是我从黑市上买的,除了这些,这里还有贵诊所的纳税记录,银行交易记录,上市前期的资本转移记录。相信对于警方的金融专家来说,不太可能一点毛病也挑不出来。”

接下来令张翔没想到的是,大史说完,竟突然拿起剩余的那几页资料,三两下就给撕了个粉碎,然后把纸屑扔进了垃圾桶。

大史的语气也平缓了下来,“不过话说回来,这做企业也有做企业的难处,我们都能理解。查看Charles的病例资料,也是为了更快地查出真相,还当事人一个清白。如果说这恰好侵犯了个人隐私,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我们也实在不想这样。”

大史见卢医生有些犹豫,向前走近两步,“我向你保证,看完Charles的资料我们绝对保密!”

过了半晌,卢医生叹了口气,“算了算了,算我倒霉。不过Charles的资料你们只能在这里看,不能带走,也不能拷贝出去。”

“没问题!”


原来,Charles是这家诊所的高级会员,由卢医生亲自为他提供心理咨询。他的病例资料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他和卢医生的一些对话录音。

他们把接待室的门窗都关上,开始播放最近的一段录音。卢医生就坐在对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

Charles:卢医生,我前几天发给你的email收到了吗?
卢医生:收到了。而且我仔细阅读了你的邮件内容。
Charles:肯定花了你不少时间吧。
卢医生:了解病人的想法是我的职责。
Charles:你还是坚持认为我的想法只是一种个人的妄想吗?
卢医生:不完全是。你对于世界的那种看法,从哲学意义上来讲,是没有问题的。
Charles:关键就在于,我并不是在讨论哲学,而是在描述这个所谓的实实在在的世界。
卢医生:那你有新的证据了?
Charles:可以这么说。卢医生,你知道全世界有多少种不同型号的手机设备吗?
卢医生:啊……说实话,我并不知道。那我猜一猜吧,有一个手机厂商,就至少有一种手机设备。五百种?还是一千种?
Charles:远远不止。
卢医生:难道有一万种?
Charles:多于三十万种。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安卓设备。
卢医生:哦……确实没想到。那说明什么呢?
Charles:这是一个很不合理的数字,太多了。我前几年还在做安卓程序员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些年我就一直在想,那些额外的设备到底来自哪里呢?
卢医生:难道就因为这一点,你就确信那些额外的设备来自这个世界之外?
Charles:不止这一点。卢医生,你相信人工智能吗?
卢医生:人工智能?你指的是那些会下国际象棋和围棋的程序吗?
Charles:那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
卢医生:真正的人工智能是什么样子呢?
Charles:一个程序或者系统,当它能自主编程的时候,才能成为真正的人工智能。
卢医生: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没法评价你的论断。不过这和我们要讨论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呢?
Charles: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其实就是人工智能系统的一个实现,而且是最优化的一个实现。
卢医生:你在邮件里也提到过这一点。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Charles:弗诺·文奇写过一部科幻小说,名字叫《循环》。它描写了这样一个情节:一个神通广大的人将另外一些人的个性上传到电脑里面,这些被上传的人并不知情,他们在虚拟世界里面没日没夜地苦干,为虚拟世界外面的主人提供服务。我们的情况与此类似,只不过这个系统更加宏大。
卢医生: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个世界的存在,是为了向那些存在于我们这个世界之外的人提供服务?
Charles:是的,而且这种迹象越来越明显了。
卢医生:为什么这么说呢?
Charles:自从云计算出现以后,我们再也分辨不出自己编写的代码运行在哪些服务器上,也不知道它们会被加载到哪些设备上执行。云的概念已经延伸到我们这个世界之外。
卢医生:也许你这样想只是跟你的工作环境有关。比如我的工作就是跟我的病人聊天,并试图从中找出他们的问题。这和编码或云计算丝毫也没有关系。
Charles:但在系统设计者看来,只有编程才是真正产生价值的行为,其它社会活动都是辅助。尤其是在未来社会,任何一件事都可以通过编程来完成,而且是在云上进行的编程。
卢医生:那……好吧……其实对于客观世界的怀疑,从笛卡尔时代开始就不断地有人去主张。但是,如果按照奥卡姆剃刀原则,理论中一切不影响结论的多余部分都应该被剔除。Charles,我不得不说,你对于现实世界的解释,正是包含了太多这样看似多余的成分。
Charles:如果真的按照奥卡姆剃刀原则,这个世界的很多基础法则都应该被剔除掉。这包括现代物理学中最权威的一些理论,比如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这些理论都没有表现出最自然的形式。
卢医生:你了解物理学?
Charles:自从我开始怀疑这整个世界开始,我就开始自学物理学的一些理论。
卢医生:那说说你的学习成果。
Charles:首先说相对论。它给世界强加了光速的限制,这非常不自然,而且目的性非常明显。这一规则的存在远没有不存在更简洁,它的目的就是为了把人类限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根据著名的德雷克方程来估算,人类很有可能是银河系内现存的唯一一个高级文明。假设人类以低于光速的速度在宇宙空间内爬行,我们永远也不可能飞出银河系,更不要说到达这个宇宙的其它部分,接触其它文明,从而发现宇宙的真相。
卢医生:那量子力学呢?
Charles:从古希腊哲学开始,哲学家们就在思考我们的世界是不是可以无限细分下去,而量子力学终于把我们带到了那个终点。当深入到量子尺度时,测不准原理告诉我们,我们永远也无法精确测量一个微观粒子的速度和位置。这说明我们已经触及到了组成这个世界的最小粒度,在那个粒度上,它没有能力再为我们提供连续的假象。另外,观测才导致塌缩的量子效应,也像极了计算机工程中的懒加载。
卢医生:Charles,看来你对于如何重新解释世界这个问题,已经有了非常系统的思考。我也不打算从这些描述细节中寻找纰漏。但是,作为工程师,你肯定会推崇实用主义的观点,如果你的这些解释产生不了什么实际的效果,那我们为什么要坚持它呢?
Charles:卢医生,你说的确实切中要害。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尝试。
卢医生:尝试什么?
Charles:尝试通过编程的手段与我们外部的那个世界取得联系。
卢医生:哦?有进展吗?
Charles:还没有……实际上,我对很多想法也感到很厌烦,但我的内心却无比坚定。
……

从卢医生的诊所出来之后,张翔感觉好像刚做过一场梦,而那场梦又不是自己的。

夕阳的余晖照在他和大史的身上,投出长长的影子。路边飞速行驶的汽车,带着轰鸣声由远及近,之后又绝尘而去。这周围温暖而潮湿的空气,脚下坚实的大地,头顶的蓝天和白云,甚至是透过这一片天空背后的遥远的星辰,难道都像Charles所说,全都是假象吗?

“张翔,Charles的那些说法你怎么看?”耳边传来大史粗重的嗓音。

“嗯……很有意思,”与大史的谈话让他瞬间回到了现实,他故意学着大史的腔调,“不过,全他妈是扯淡!”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张翔就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了。

他睁开朦胧的睡眼,吃力地看看卧室墙上的挂钟,还不到5点钟。

“喂,谁呀?”

“是我,大史!”对方声音听起来有些激动。

“哦,史队,您怎么起这么早啊?”

“Charles最后的上网记录刚刚解密出来了。”

张翔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结果怎样?”

“怎么说呢……有些奇怪。电话里不好描述,我们到局里见面说吧。”

他们到警局的时候,还不到6点,单位上只有几个值夜班的同事在等待换班。

大史打开电脑,把一封邮件展示给张翔,“看,这就是他们给的解密结果。确实是访问了那个传说中的Google网站,不过搜索的东西有点奇怪啊。你英语好,自己看吧。”

Charles的谷歌查询截图

“What is the answer to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张翔喃喃地念到,“生命 、宇宙以及一切事物的答案是什么?答案竟然是42……这42是什么鬼?”

“42是什么鬼不知道,不过这看来是一个数学谜题啊。还记得王队说的那个数字吗?”大史提示说。

“记得,4398046。”

“这解数学谜题我最头疼了。”大史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我上小学的时候数学就很少及格……看来我们得请个救兵了。”

“史队,请谁呢?”

“丁仪。”

“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他是国内最顶尖的物理学家,有哲学和量子物理学两个博士学位,还有一个数学的硕士学位。曾经因发现宏原子而闻名。”

“哦。可惜昨天Charles的病例录音,我们没办法带过去。那个录音还真挺复杂的,昨晚睡了一觉,不知道今天见了人家,还能不能给描述清楚。”张翔担心地说。

“别担心,”大史从兜里掏出一支录音笔,狡黠地笑了笑,“我都录下来了。”


他们到达丁仪住处的时候,时间刚过7点。

大史按响了门铃。

“请进!直接推门。”

大史推开了门。客厅的地板上摊满了纸张,几乎盖住了整个地板。有的纸上画满了奇怪的图案,有的上面写满了公式。

一个男人正跪坐在地板上,背对着他们。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支笔,在纸上不停地写着什么。

大史在门外冲他喊:“丁教授,这么早就起来开始工作啦?”

丁仪这才停下手中的活,慢慢地转过身来,“谁说的?我马上就要睡觉去了。”

“你一整夜没睡?”

“所以我只留了5分钟跟你们说话。”说完,丁仪用手捂住嘴,打了个哈欠。

“丁教授,我们……能进来吗?”大史指了指地上铺满的纸张。

“你们别动,我来收拾。”丁仪慢慢地挪动了一些纸张,清出了一条小路来,“这些计算稿我可都是按顺序放的,弄乱了就麻烦了。”

大史和张翔沿着小路往屋里走了走,由于落脚的地方实在太小,他们只能一前一后立在那不动。

“丁教授,在我们的一个案子中,有一个数学谜题,想请您给解答一下。”张翔发现大史对丁仪说话相当客气,一改平时粗鲁的语气。

“数学题?那你们找个中学生就够了!”

张翔不禁觉得有些生气,这个人怎么这么傲慢。他故意高声问道,“丁教授,4398046和42是什么关系?”

“什么?4398046?”丁仪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个计算器,在上面连续按了几下,“这个数不完整啊!”

“什么意思?”张翔追问道。

“2的42次方等于4398046511104,正好跟你说的那个数的前几位对上。”

张翔惊讶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史回过头来冲他笑笑。

“怎么样,我解答的对吗?如果对了,我要睡觉去了。”说完,他起身就要往卧室里走,“临走的时候,麻烦你们给我关下门啊。”

“丁教授,等等。”大史急忙喊道,“我们现在碰到的这个案子,不仅仅是个数学谜题,还可能关系到物理学的终极问题。”

接下来,大史给丁仪详细讲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丁仪的眼中放射出饿狼般的光芒,“先不睡了,我马上跟你们去看看。”他一边说,一边把地上的计算稿纸收起来,胡乱地堆在一旁,丝毫也没有注意什么摆放顺序。


他们三人一起来到长远天地公司。丁仪钻进Charles的那间办公室,整整忙了两天两夜,中间饿的时候就吃点外卖盒饭。

两天后,丁仪带着一脸倦意和重重的黑眼圈从办公室里跑出来。

“进展怎么样?”大史迫切地问。

“我在Charles的Mac本上发现了一个启动程序,存放位置还真是隐蔽。竟然主体代码是PHP写的!”丁仪抱怨说,“谁说PHP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的?这写出来的代码,可读性可真是差劲。要不是为了理清这些混乱的逻辑,让我足足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我应该早就解密出来了。”

“这么说,你搞清楚怎么回事了?”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们最好先做个试验来验证一下。”

试验的环境很快就搭建好了。

张翔帮助大史在办公室里安了个云摄像头,又在Charles原来坐的地方加了把椅子,椅子上放了个假人。

张翔、大史、丁仪、刘经理、小白,还有公司另外一些看热闹的员工,一群人围在办公室外面的一台电脑前面。通过云摄像头,电脑屏幕上显示着办公室里的情况。

丁仪拿起鼠标,指向屏幕上的一个大按钮,解释说:“为了安全起见,我改造了一下原来的程序,把启动程序的控制部分拿到外面来了。”

说完,他用鼠标轻轻地点击了一下那个按钮。然后屏幕弹出一个输入框,丁仪在里面键入了那串数字——4398046511104。

慢慢地,屏幕上的图像逐渐起了变化。在画面中那台Mac本的左侧上方,若隐若现地出现了一个球形的轮廓。球形的颜色看起来是黑色的,但又不完全是;初看起来是透明的,但你如果仔细盯着它看,就会觉得有些晕眩。那仿佛一个超自然的东西,不合时宜地出现在那里。

“一个黑色的球状闪电!”不知道是谁喊道。

接下来,那个黑色的球状闪电开始地向假人的方向移动,同时,假人和椅子,甚至是假人背后的书柜,都剧烈地颤动起来,仿佛它们受到了黑色球形的吸引。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黑色球形重新又消失不见了,一同消失的还有假人和椅子。

所有在场的人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丁教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纷纷问道。

“今天注定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个宇宙再一次以它的荒诞嘲笑了我们。”丁仪站起身来,面向众人,“Charles一直以来都认为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是虚拟的,因此他想要找到一种编程的方法,以便与外部的那个世界取得联系。在座的大部分都是程序员,所以为了方便理解,我用程序的语言来打个比方。但是请牢记,这仅仅是个比喻而已,它背后有更深层的物理学含义。

“假设我们这个世界是一个程序,那么我们与外部的那个世界进行联系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外设。只有外部设备才有可能直接作用于外部世界。而对于软件代码来说,为了能够操纵外设,我们首先要拿到一个文件描述符。文件描述符的表现形式就是一串数字编码。

“Charles经过多年的计算和尝试,也多半是因为幸运,他真的找到了这样的一个描述符。这就是那个数字串4398046511104,它恰好等于2的42次方。再经过恰当地编程,并配以适当的硬件支持,Charles的程序就通过这个描述符真的打开了一个时空奇点。他把这个数字记录到了他电脑桌上的那个本子上,后来警局的王队长偶然发现了这个数字,并意外启动了这个程序。后边的事情大家就能猜出来了。”

“那……我们的这个世界真的是虚拟的吗?”张翔急切地问道。

“像历史上很多哲学家思考后的结果一样,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不过至少,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们的这个世界跟以前相比,它的真实性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我刚才说过,从程序的角度来解释,这只是一种比喻。

“而最近我也恰好在物理学上有了一项新的发现。这是一个关于时空奇点的理论。在我们这个时空中,布满了大量的处于熄灭状态的奇点。它们是宇宙大爆炸后的余烬。只要施加足够的能量,这些奇点就能够被重新点燃。但这些奇点有不同的种类,每一类都蕴涵了不同的时空翘曲结构,这种结构本质上可以用一串二进制数串来表达。现在这串数字有了一个名字——我管它叫做奇点描述符。不同的时空翘曲结构,决定了它们需要不同的激发能量强度。

“不过我这项发现目前只是停留在理论上。都怪我工程能力不强,我一直以为点燃这些奇点所耗费的能量实在过于巨大,短期内不可能在实验室里将它们激发出来。”

“丁教授,你是说,Charles他做到了?”问话的是在旁观看的小白。

“Charles采取了一种特殊的方式,但确实做到了。”

“他只用软件就做到了?”小白继续追问。

“不。程序的关键部分其实是个硬件。”说完,丁仪快步走进办公室。大家看到他从画面上出现,从那台Mac本左侧的USB接口上拔下一个小设备。大家都恍然大悟,谁也没有注意到,以为那不过是个U盘呢。

丁仪从办公室里出来,手里攥着那个设备,继续说道:“Charles以工程师的角度,实现出了时空奇点理论的一个特例。2的42次方所代表的这个奇点类型,它需要的激发能量比较小。当然,这也是一个很特殊的奇点,它不像其它种类的奇点那样,能够连通到当前宇宙的某个坐标,或者连通到另外的平行宇宙。实际上,它并不连通到任何可知的实在空间。在这一点上,Charles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它是一个空奇点。”

“什么叫空奇点啊?”众人不解。

“我们还是用程序来做个比喻吧:它相当于一个系统的/dev/null。”

丁仪的这个回答让在一旁观看的程序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我得赶紧回家睡个觉了。想知道更多理论细节的同学,回头去看我发表的论文。”

说完,丁仪大踏步走出了众人的视线。

“史队,我们也可以回局里交差了。”张翔低声对一旁正在发愣的大史说道。

大史没有说话,默默地跟张翔一起出门,坐电梯,出了办公楼。

外面阳光明媚,一如既往。但在他们眼中,这个世界已经不同。无数暂时熄灭的宇宙奇点,如同一个个萤火虫,在他们身边的每一个角落里飞舞。每一个有远见的人都很清楚,人类不断膨胀的野心和盲目的自信,终究有一天会让这些熄灭的“萤火虫”重新点燃。到那时,创世之火将烧穿整个宇宙。而要做到这一点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小小的引火物。

(全部完)


后记

这个故事终于写完了。相信你已经把那句英文拷贝到谷歌的搜索框里去查了^-^。另外,故事中提到的一些术语你肯定也想要立即去查一查。没关系,铁蕾特意为你制作了一个小词典,对下面这些词进行了解释:

  • 奥卡姆剃刀
  • 德雷克方程
  • 测不准原理
  • 42
  • 球状闪电
  • 奇点
  • 文件描述符
  • dev null
  • PHP

小词典使用方法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张铁蕾),然后发送以上关键字获得解释。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包含下面的二维码!否则拒绝转载!
本文链接:http://zhangtielei.com/posts/blog-sf-universe42.html
我的微信公众号: tielei-blog (张铁蕾)
上篇: Redis内部数据结构详解(5)——quicklist
下篇: Android端外推送到底有多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