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记 > 正文

捍卫技术的尊严


曾经有一位同事送给我女儿一本童书,名字叫做《爸爸去上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图画书,它以小孩子的视角描绘了对「爸爸上班」这件事情的理解:

爸爸去上班。
下雨了,爸爸从云上走。
遇到一条大河,爸爸从水底穿过。
堵车了,爸爸从车顶飞快地走过。
…… (天黑了)
爸爸下班回来了。

(借此机会,再次感谢一下送书的「女王」同学。没有你的书,就没有这篇文章^-^)

在一个小孩子的眼中,爸爸上班去工作这件事是抽象而神秘的。爸爸总是一大早就拎着包出门去,不管外面刮风还是下雨。虽然不知道爸爸上班时到底在干些什么,反正在小孩子的想象中,一整天可能爸爸都是在外面又飞又跳又游,直到太阳西沉的时候,终于「爸爸下班回来了」。

随着女儿年龄的增大,大人的工作,在她的眼中,就逐渐等同于坐在电脑前面,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而一个「程序员父亲」整日所做的事情,更是如此。每当我在家里工作的时候,女儿会把我做的事情戏称为「打电脑」,并对此表示深恶痛绝。

「哼!爸爸就会噼里啪啦地打电脑!」她会愤愤不平地去找妈妈告状。

实际上,「编程」的确是个抽象的概念,不光小孩子难以理解,就算是没做过编程工作的成年人,也同样难以理解。想想我们的家人,我们周围的朋友和同事,他们对你从事的「编程」工作真的理解吗?

对于我们父辈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计算机始终是个难以驯服的东西,很多人甚至对它完全没有一点概念,更不要说对我们的工作和未来进行指导或者提出建议。而对于我们周围从事「非技术性」工作的同事们来说,技术通常只是一件工具。如果存在可以不使用技术手段的更简单的方式,他们宁愿选择别的方式。

先不论外行人对技术的看法,就算是对于技术人员本身来说,也包括曾经的我自己在内,我们在潜意识里恐怕也没有觉得技术有多重要,甚至没有尝试过真的去理解它。甚至在我们大学毕业以前,就在我们攻读专业课程,写作技术论文的同时,对于技术,我们内心里同时也在轻视它。你会觉得,终有一天我们会抛弃它,抛弃它的繁琐和细节,抛弃它的晦涩和难以理解。我们早晚会转向管理,或者其它「更好的」工作。

但是今天我要说,我们应该探寻技术真正的价值,还给它应有的尊严。因为,这涉及到我们的未来,以及未来我们怎么向自己的子女定义我们今天的工作。


我对Vito(微爱CEO)说,我其实没有你对自己要求那么高啦,只要我能参与到最新的技术浪潮中去,我就满足了。而你呢,可能希望真正地把握其中的一环。

不,我也只是能参与进去就好了。Vito谦虚地回答。

我知道,Vito的抱负很大,在他内心中是希望能完成埃隆·马斯克那样的成就的。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的目标是大致一样的:找准最新的技术浪潮,然后参与到其中去。虽然可能是以不同的方式。

人类经历过三次工业革命(现在已经有人在提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概念了),每一次革命又可以分为很多次小的技术浪潮。拿距离我们的时代最近的来说,计算机硬件、软件、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还有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在每一次技术浪潮中,初期都是以技术为驱动,后期则是产品和运营。而技术始终处于先行者的位置,总是跑在时代的前沿。

从大处着眼,我们都是在见证历史,参与历史。

在获得雨果奖的小说《北京折叠》中,主人公老刀的父亲,本来是个建筑工。那座「宏伟」的折叠城市就是老刀的父亲那一代人用双手建造出来的。然而,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创造的,是一个怪胎,一个牢笼。三个空间中生活了三个等级森严的「阶级」,而以技术为基础的折叠城市,在不同等级之间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壁垒。

老刀的父亲,就是见证了历史的那批人,甚至亲手参与创造了历史。但结局却是悲哀的。利用技术手段,完全可以构建起一个警察社会,这在很多文学作品中都有体现。可见,技术发展的方向性很重要,我们参与历史的方式也很重要。关键在于,我们能否在技术的发展浪潮中对于历史的走向施加一点自己的影响,使之尽量沿着正确的方向?

现实中值得庆幸的是,技术的每一次突破和普及都带来了更加开放的局面。技术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以统治阶层能够想象和控制的方式发生的。相反,新技术天生就具有冲破旧有框架的能力,新事物也总是以近乎「失控」的方式出现。科技的发展自有它的规律,它不可避免地会带来人们意想不到的东西,也带来众多的可能性。但这也正是技术的真正价值所在。

对于技术人员来说,我们应该拥有这样的胸怀:我们努力工作的目的,除了赚够自己和家人的生存所需之外,还应该为这个社会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也为了比现在更美好一点的未来,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最近读了傅盛发表的《认知三部曲》,其中的核心观点就是强调认知,强调格局。这确实非常重要。

还记得在电影《社交网络》中,在Facebook初期用户还不多的时候,扎克伯格和肖恩·帕克看到的是一个10亿市值的未来,而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者爱德华多·萨维林就看不到这一点。这就是认知和格局上的差别。

而随着技术因素在社会发展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我相信,人们构建起大格局的重要途径便是对于技术的理解。技术不仅仅是实现想法的工具,技术本身就能够产生洞见。Facebook的CEO直到去年还在从代码的层面去理解技术,并亲手在家中实现出一套人工智能系统,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需要我们以技术的视角去理解,然后才能更好地把握它。

最近有一篇报道,说的是周鸿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程序员智商都高得很,但一看就知道他们不会创业成功。他的核心观点是说,很多程序员浮躁、自负,不懂得与人合作,所以取得不了商业上的成功。有些意见说的是很中肯的,但整篇报道有一个不好的论调,就是以商业方式的成功作为唯一的评判是否成功的标准,这会给人一种错觉:技术并不重要,把公司运营好赚到钱才更重要。这种思考方式会让技术人员更加浮躁。当然,技术本身并没有错。并不是理解得越多,思维越受限制,这不合逻辑。关键是你愿意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思考。

只要你心中的格局不要被数据结构的繁琐限制住,也不要被各种技术框架禁锢住,对技术的理解总会对你做的事情有所助益。大的格局加上对技术的深度理解,能够让你在需要的时候真正做到拿得起,放得下。

本质上,格局是什么呢?格局是未来,是对未来的认知,对未来的把握,对未来的重构。大趋势中,技术会是越来越重要的一环。毫无疑问,我们会拥有一个充满科技的未来。这也是为什么古代人学习四书五经就好了,而现代人需要学习科技知识。

我相信,未来一定是一个人人都需要懂技术的时代。未来的世界每个人都会编程,只是跟我们现在方式有所区别而已。可能会像《彩虹尽头》中描述的一样,每个人都有一套随身携带的强大的计算机系统,随时随地可以对周围的虚拟环境进行编程。网络变成一个大的技术生态,甚至一个小学生就可以通过编程参与前沿的科学研究。我也相信,更远的未来会像《实时放逐》中的科技一样,社会中的每个个体都拥有足够的技术力量。每个人所拥有的智能设备,能够让你在太阳系内来去自如,甚至让你拥有足以比肩地球上任何一个组织(也包括政府)的力量。那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形态。

技术不是潜藏在洞穴里的田鼠,不是在地面爬行的甲虫,不是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不是可有可无的螺丝钉,更不是供人赏玩的玩具模型。技术是什么?技术是未来;是振翅翱翔的雄鹰,是滑行天际的卫星,是吞吐烈焰的飞行器,是庞大坚韧的月球城,是超乎想象的崭新智能。


最近恰好读到了莫言写的一篇文章,叫做《捍卫长篇小说的尊严》,里面提到了作家应该有的胸怀——「胸中有大沟壑、大山脉、大气象」。做技术也是一样。在这个浮躁的年代,我们更应该谈谈「技术理想」。对于一些事情的意义,如果我们自己都不在乎,别人谁又能在乎!做技术,绝不仅仅是写几行代码而已,我们内心中对于一些关键问题的解答,反映的是我们的人生态度。

然而有时候,现实的沉重让我们无法真正地放飞思想。随着多年的工作,很多人心中的理想也逐渐被现实磨平。他们用多年的职业生涯总结出一套「圆滑」的处事经验,甚至会「语重心长」把这些「知识」传授给年轻人。他们告诉你没必要专注于技术,技术对于是否成功并不重要。对于这种论调,我要说,社会强加给你的枷锁,你大可不必理会。一切阻碍人的自由思想的行为都是作恶。

技术应该有它自己的尊严。技术的使命,不是要束手束脚,不是要小心翼翼,不是要疲于奔命;它就是要气吞山河,就是要当仁不让,就是要打破旧世界的陈规。

思想的飞翔,是从未有过的灵感,是从未读过的句子,是从未感受过的心念一动,是胸中蓦然爆发的万千气象。总有一天,我们会借助技术的力量,摆脱了肉体,摆脱了空间的限制,在时间的长河里纵横捭阖。从此,我们拥有了不竭的生命。

到那时,当我们工作累了,倦了,我们会对身边最亲近的人说一声:亲爱的,我们一起去旅行吧。一万年之后再回来!

(完)

后记:我从来不把自己称为「码农」,也从不喊别人「码农」。有些人觉得只是个戏谑的称呼,有些人会觉得受到了冒犯。当这个词从不同的人(同事、家人、朋友和自己)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它所包含的嘲弄意味都不尽相同。有些事情看上去没有多坏,但长期接触的效果就像在服用一剂温柔的慢性毒药,它每天都悄无声息地侵蚀一点你的精神。因此,对于携带这么多误解和矛盾的词汇,我的建议是我们不去使用它。你说呢^-^

其它精选文章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包含下面的二维码!否则拒绝转载!
本文链接:http://zhangtielei.com/posts/blog-tech-honour.html
我的微信公众号: tielei-blog (张铁蕾)
上篇: 技术攻关:从零到精通
下篇: 那些让人睡不着觉的bug,你有没有遭遇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