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记 > 正文

做人生大戏的主角——《红衫》读后


当你在压力日趋增大的现代社会中疲于奔命的时候,又或者当诸多意想不到的失意或失败已经成为过去,你又重新鼓足勇气面对新的生活踌躇满志的时候,下面这种想法是否曾经在你脑海中出现过,哪怕只有一瞬?那就是:现实世界只不过是某个至高无上的存在——我们也许可以称其为上帝——所导演的一出情节太过跌宕的戏剧,又或者是一部沉闷无聊的电视剧。不管它是什么,关键是并非所有情节都按你预想的发展。更糟糕的是,也许当我们走到人生的终点,在这场人生大戏中准备谢幕的那一天,我们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这场拙劣戏剧的一个小小的龙套而已,从头至尾也没有得到导演(上帝)的多少眷顾。

《星际迷航——红衫》正是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只不过披上了科幻的外衣。在弗尔山星读过神学院,后来又从宇舰学院毕业的安德鲁·达尔,自从他踏上服役的“无畏号”之后,便发生了一系列怪事。舰上每个人都对舰长和其他几位长官避之不及,人们对于外勤任务充满恐惧并讳莫如深,再加上无所不能的神秘盒子,每次都能从重创中转危为安的克伦斯基上尉,所有这些,将故事悬念逐渐推至高潮。怀着强烈好奇心的达尔,在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终于一步步揭开了真相。

原来,包括舰长和克伦斯基在内的五位长官,他们在带领队员参加外勤任务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牺牲效果。只要是这五位长官带领的外勤任务,总是会戏剧性地碰到意外。而且,他们的手下肯定会有人牺牲,但这五位长官却如同身带主角光环,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在达尔找到程序员隐士詹金斯之后,终于为此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所在的并非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而是存在于一部叫做《无畏号编年史》的电视剧剧情当中,或者说,是《无畏号编年史》这部电视剧的情节入侵了他们所存在的那个宇宙。更糟糕的是,除了舰上的五位长官以外,其他人全是配角。

确实,在一些文学作品中,有人描述过这样的一种情况:某个作家,他在创作中是如此的投入,以至于他所创作的角色好像活了过来,在他整个创作过程中都与他创作的角色们“真正”地生活在一起。比如,《三体》中的罗辑就曾进入过这种状态。但是,这种情况也只是出现在文学作品中,而没有哪个作家认真地宣称过他们自己创作的角色真正地来到了现实世界中。当然,读者们也都能理解这种情节出现在作品中只是一种艺术夸张,用来表明创作出来的人物的饱满和有血有肉,就好像真的活过来一样。没有人会真的相信,他们随意编制出来的故事和人物,会真实地存在于某个世界。

然而,反过来考虑,这里又有一个存在主义的难题摆在我们面前。到底什么是存在本身?当我们试图在哲学上追根溯源的时候,难道我们就不能假设,作家虚构出来的世界,影视剧表现出来的世界,甚至只是我们普通人在白日梦中构想出来的世界,难道它们就不是“真实”的“存在着”或者“存在过”吗?难道我们所在的世界,就是绝对真实的吗?难道它就不能够是某个“导演”所拍摄的一部戏剧吗?如果这个“导演”真的存在,他一定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至少对于我们来说是如此。他一定能决定我们碰到的是好运还是厄运,甚至决定我们是生存还是死亡。仔细想想,更让人恐惧的是,这种看似极端的“存在主义”观点,却能在逻辑上毫无破绽,让我们找不到能轻易攻破它的论据。

在我们陷入彻底的悲观绝望之前,我们还能够做点什么?看看《星际迷航——红衫》中的“配角”达尔是怎么做的:在得知真相之后,他没有彻底放弃,而是赶在厄运到来之前,运用聪明才智带领伙伴们来到了他们的“导演”面前,从而“拯救”了他们自己,也“拯救”了整个世界。

也许你已辛苦半生,仍然默默无闻,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并不出众的工作。甚至在朋友聚会时,你也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你觉得你注定了做一个配角和龙套。但是,每个人都有他存在的意义。也许你在某些情况下无足轻重,但在另一些情况下却至关重要。在父母眼中,你是他们一辈子的骄傲和惦念;在孩子们眼中,你是他们素来的依靠和榜样;在另一半的眼中,你是他/她要用一生来陪伴的最亲近的那个人。也许,就像达尔一样,经历了一切风风雨雨,你最终发现,在属于你自己的那个故事中,你才是故事中的主角。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包含下面的二维码!否则拒绝转载!
本文链接:http://zhangtielei.com/posts/blog-red-shirts.html
我的微信公众号: tielei-blog (张铁蕾)
上篇: 小孩子的魔法
下篇: Redis内部数据结构详解(1)——di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