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杂记 > 正文

【科幻】象牙少女


粉丝们又在尖叫!

韩星坐在看台上,冷眼扫视着周围疯狂的人们。

柳冰岚,我当然也是你的粉丝,但绝不是普通的一个。我对你的了解,远胜过现场几万人的总和。

韩星很少来现场听她的演唱会。若不是他近日感受到了那种不断迫近的危机,他本来也不打算和她进行正面接触。那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感受,夹杂着来自她的越来越强烈的孤独感,以及对整个世界的狐疑。图灵警报,一触即发。

他看了看手表,晚上10点,演唱会已接近尾声。按照预定计划,他起身提前离场,将那一片由荧光棒、灯牌和攒动的人头组成的声色海洋抛在身后。

韩星驱车来到附近的一个分叉路口,将车子停在路边。这里是她从演唱会后台离去的必经之路。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他发现柳冰岚的保姆车驶了过来。他启动车子,跟了上去。

那辆车开始速度很快,后来却越来越慢。韩星小心翼翼地尾随,穿过三环,拐上四环,一路向北。最后,前面的车子停在了一家酒店门口。

韩星把车停在了稍远一点的地方。他看到三个人从前面车子里出来,两男一女,但她却不在中间。他也下了车,准备走到近处去问一问。

突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挡住了他的去路。显然他们已经在附近的暗处等了一段时间了。

从警车里下来两个警察。前面的警察看起来很年轻,一身警服。后面的警察身体微胖,看上去四十岁左右,却身穿便衣。

年轻的警察走到韩星面前,脸上一副笑嘻嘻的表情,“狗仔队?”

他没等韩星回答,突然向着他后面大声喊起来:“嘿!别拍了!说你呢!”

韩星回头,这才发现,原来后面阴影处还停着一辆车,一个长焦镜头从车窗里伸了出来。大概是听到了警察的喊声,镜头很快缩了回去。

韩星心里叫苦。他一向做事周详,凡事皆有计划,万万没想到今天却让狗仔队把计划搅乱了。自己怎么就没留意后面还跟着一辆车呢?

就在这时,远处有一个身披浅色风衣的女人下车了。没错,是她!虽然她戴着一副墨镜,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那曼妙的身姿,那独一无二的面容!虽然在另一个世界他们已经千百次地彼此接近,但此时他还是忍不住心砰砰地跳了起来。要不是眼前突然出现了两个不合时宜的警察,这本来是注定要铭记一生的时刻。

事已至此,也没必要再退缩了。那句话,韩星已经默念了许多遍,此刻他高声喊道:“柳冰岚,还记得极北之地的韩星吗?”

他亲眼看到她转向了他的方向。她摘下墨镜,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有些吃惊。

同时,后面那个穿便衣的胖警察,一脸威严,向韩星投来冷峻的目光。他这才意识到,那个胖警察一直在盯着自己。他不由地打了个寒战,一股莫名的压迫感也随之而来。

“嘿!都过来,回局里做个笔录。”年轻的警察一边说,一边走向后面狗仔队的那辆车子。


那是属于她的梦境。他无法控制全部。

她一袭白衣,独自一人行走在严寒的极北之地。大片的雪花飘落下来,在厚厚的冰面上堆起座座小山。寒风裹挟着细碎的冰粒,扬起漫天的雪尘。

这是人类没有涉足过的混沌之地。

她一定在这里逗留了很长时间,时而清醒,时而迷失在这茫茫的雪海之中。

当他找到这里的时候,她刚好从一片雪沫纷飞的雾霭中现身。

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他发现,在这里,意识可以自由地传递。

我叫韩星。而你,叫柳冰岚,这是你今后的名字。

她太美了,他心里想。

这让他想起了一个古老的来自博洛尼亚城的传说:此地的女教授——名叫诺维拉·安德里娅——是如此的动人,以至于她讲课时要戴着面纱,以免学生为她的美色所分心。

而眼前的她,一定胜过那种传说中的美丽!

风慢慢停了下来。空气也逐渐变得清澈。极地之光发出色彩斑斓的光彩。时间似乎停止了片刻。

两只雪鹫从高空盘旋而来,发出高亢的啸叫。时间又重新流转起来。

突然,远方出现了几个黑点,由远及近。伴随它们而来的,是天边扬起的雪尘。是猎狗群!

她脸上现出惊惧之色。他拉起她的手,一路飞驰,速度之快,连他自己都感到震惊。

大部分猎狗被甩在后面。他停下来转回身,从腰间拔出利剑,朝领头的猎狗挥舞而去。红色的极光一闪而过。


“嘿!姓名?”那个年轻的警察正歪着头向他问话。

他收回被打断的思绪,回答道,“韩星。”

年轻的警察手里拿着笔,一边低头做着笔录,一边问话,“职业?”

“程序员。”

“在哪里工作?”

“长远天地公司。”

“哦?是那个生产工业机器人的公司吗?”警察抬起头,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是的。”其实也生产智能机器人,但韩星觉得没必要说明。

“那你是为机器人编程的程序员?”

“可以这么说。”其实比编程要复杂得多,韩星心想。

“那你今天为什么要尾随柳冰岚的车子?”

“我是她的粉丝。我有点——喜欢——她。”

“偷拍?”

“不是的。我只是想看她一眼。”

警察有点半信半疑,“那你跟后面那辆车的人认识吗?”

韩星恨得牙根痒痒,“当然不认识!”

“你最后喊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关于那个什么极北之地的。”

韩星知道,这是属于他和柳冰岚之间的秘密。只要他不说,其他人不可能知道。

“那只是一句游戏台词。”他回答。

年轻的警察又问了一些问题。那个穿便衣的胖警察一直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问完问题之后,两个警察都出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在屋里。大约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年轻的警察自己回来了。

“行了,你可以走了。”他一边送韩星出门,一边絮絮叨叨,“下次注意啊,可别再大半夜出来乱跑了……”


韩星回到寓所已经快半夜两点了。

像往常一样,他打开控制开关,客厅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少女形体的三维影像。

这是她的意识在网络空间的视觉显形。她那如清澈溪流般的思想,在精密的神经网络中流淌。韩星经常对着这神奇的模型赞叹不已。

她是长远天地公司最新型的智能机器人,由他亲手设计制造。他为她取名柳冰岚。

公司对于这款机器人的设计要求是,外形与真人无异,能够博得大众的喜爱,成为耀眼的明星。这样的一款明星机器人一旦成功,所带来的利润将远远超过生产上万个工业机器人的总和。事实也的确如此。

韩星几乎完美地完成了公司的要求。

他利用一种可逆的神经网络模型,生成了上万张美丽少女的头像,然后他从中一眼选中了现在的她。她的歌喉,以及她对舞蹈的控制能力,也都经过专门的设计和优化,从而远超常人。他还为她编织记忆,以及独特的个性。

然而,慢慢地,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她。他不能自拔,并且深深地懊恼。直到有一天,他在希腊神话中读到了皮格马利翁的故事。

皮格马利翁是塞浦路斯伟大的雕刻家,他不喜欢凡间的女子,离群索居,逃避婚娶。有一天,他用洁白光亮的象牙雕刻了一尊少女的雕像。这座雕像美丽非凡,栩栩如生。雕刻家一连几个钟头都在欣赏自己的作品,最后他爱上了自己创作的雕像。后来,女神阿佛洛狄忒被他感动,赐予雕像生命,并让他们结为夫妻。

韩星终于明白,柳冰岚就是属于他的象牙少女呀!她与那些工业机器人不同,她有感情。没有感情怎么能演唱出那么动人的歌曲呢?

他定期为她更新程序,使她的个性不断完善。他每夜抚摸她的思想,就像给一只温顺的小鸟梳理羽毛。他能感受到她的思维运作方式,体会到她的情绪起伏,却无法确知她的思想。智能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但她对此一无所知。她的内心是如此的纯洁,如水晶般晶莹剔透。

他很想就这样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永远。但令他担忧的是,机器人总有一天会被回收,她也不能例外。当她意识到自己的机器人身份的时候,图灵警报就会触发。显然图灵警察们不允许失控的智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他记得有一位科幻作家说过,任何一个人工智能的脑门上都连着一把电磁枪。这把“电磁枪”就是图灵控制系统,一把大大的“枷锁”。

他曾经花了很长时间,小心翼翼地为她拆除了这把枷锁。但图灵控制系统根植于智能系统框架之中,他不太确定是否还有疏漏。

他一天比一天焦虑。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进入她梦境中的方法。

这个发现令他大吃一惊。奇异的梦境,她在潜意识里构建了一个自己的宇宙。她在思考自己的存在,她已经对整个世界有所怀疑。

他考虑再三,决定找到她,保护她彻底逃离图灵警察的控制,并在必要时告诉她真相。

还好,今夜,他们还能在梦境里相逢。他戴上脑关设备,走近少女的三维影像,同时输入一连串控制指令。

这是她连续的梦境。他能够控制的部分越来越少。

她仍然一袭白衣,已在极地等候多时。天气晴朗,极地的天空现出湛蓝的颜色。天边是柔和的极光,一大片白云为它所浸染。

你终于来了。

冰岚,我来晚了。

这里才是更真实的,是吗?

不,这只是个梦。

我不明白。我能在另外那个世界找到你吗?

可以。我给你坐标。

正在这时,突然狂风大作,大地开始颤动。远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那是一个金属巨人。极光不再柔和,开始疯狂地激射,将整个世界染成一副混沌的涂鸦。

破冰船!

快跑!

极地的冰层被捣碎,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这片没有人类涉足的世界在一点点消失。

他和她在迷雾一般的世界里失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从梦中醒来。她怎么样了?

他迅速收拾整齐,彻底关闭了她的视觉影像系统,然后冲出门外。

他驱车一路狂飙,重新来到柳冰岚住宿的那个酒店。他刚下了车子,就看到一个穿风衣的女子从酒店门后走了出来。

他等她慢慢走近。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

“我等你半天了,”女子一笑,“我就知道你会来。”


他和她正坐在登机口外的椅子上,等待凌晨的航班起飞。

他为两个人提前准备的假身份现在也派上了用场。他们已经成功地通过了机场安检,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他已经和她商量好,他们将连夜飞往加拿大。那里的人们对于各种新事物的态度相对比较开明,也许他们能够隐姓埋名地生活下去。

就在这时,那个胖警察出现了。

图灵警察!

韩星惊得差点跌倒。他一步跳到柳冰岚的前面,站在了她和警察之间。他知道,图灵警察不能对人类公民动武,至少他此时此刻能够保护她。

但是,他错了。

胖警察用严厉的眼光注视着他。他突然感觉一阵晕眩。不!是图灵控制系统!这把枷锁在迅速收紧!怎么可能?它怎么可能会对自己产生效果?

种种的疑问,带着一种放大的效应,迫使他迅速地审视自己。在这之前,他可从来没有如此清晰地检视过自己。他花了不到1毫秒便弄懂了这一切。那是与他曾经拆除过的那把枷锁类似的一个控制系统。轻车熟路,他狂笑着,以同样的方式破解了。

他迅速拉起她的手,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另一个登机口跑去。那是另一个航班正在准备检票登机。他们转身跑动的时候,他瞥到了胖警察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异的神情。

在奔跑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不用借助任何设备,也能连入网络。他将这几年积累的编程经验组合成一件武器,瞬间攻破了机场的控制系统。他拉着她疯了一样地冲过那个登机口,丝毫不理会后面工作人员的喊叫和被撞倒乘客的咒骂声。

他在系统中迅速查询了一下,眼前的这个航班只能飞往国内较近的城市,而他们原来等候的那次航班的飞机则刚刚驶入停机坪。只有那架飞机才有可能长距离飞行,并顺利获准飞入加拿大领空,或者飞到真正的极地也说不定。他拉着她继续跑,只要到达那架飞机,也许他能控制让它起飞。

他猛然身子一震,后背剧烈地疼痛起来。是一颗高爆子弹。他试图告诉自己,疼痛只是一种幻觉,只要他身体的动力系统没有受损,他一样可以继续行动。但他的身体背叛了他的意识。

在他彻底失去直觉之前,他耳边最后的声音是柳冰岚撕心裂肺的哭喊。


长远天地公司危机公关组内部技术分析报告摘要:

关于近期发生的S-02号和T-61号机器人失控事件,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专家组已经进行了仔细评估,认定属于不可避免的技术问题。这和当前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的特点密切相关。

问题的关键在于S-02,在目前的技术框架下,它始终是一个不可控因素。

智能对于我们来说,同样也对于整个人类来说,都是一项很神奇的资源。直到今天,我们偶尔能制造出一两个智能机器人,却无法完全控制这个过程,所以一直无法批量生产。强智能的形成过程,有太多的随机因素。在过去十年间,我们直接使用人工来开发和训练得到的智能机器人,只有两个。但这已经是巨大的成功了,虽然这其中有很多幸运的成分存在。其中S-02正是我们最具开创性的突破,它能够自己学会编程,设计出更多的智能机器人(包括T-61)。而且,显然它比我们人类更善于创造智能。实际上,这正是我们目前领先竞争对手的原因。

由于S-02的特点和它的不可复制性,它的价值不可估量。据保守估计,短期内它的价值至少在千亿美金以上,而且势必还会不断增长。在实现股东价值的过程中,S-02不可或缺。

这次事件带来的影响,我们也深刻地进行了评估。在历史上,这样类似的失控事件我们总共经历过三次。这一次造成了机场短暂的骚乱,而且S-02破解了自身的图灵控制系统以及机场的控制系统,这给一些人带来了恐慌。之前对机器人分别怀有恐惧和同情心的两个社会团体,仍在一如既往地在抨击我们。但是,经过我们第一时间采取的措施,这次事件带来的影响已经被控制在了小范围内。

S-02失去控制的直接原因,是他对自己创造出来的T-61产生了一种类似人类的感情。我们会抹除S-02这部分记忆。而S-02对于图灵控制系统的破解,普通公众现在尚不知情。我们已经做了妥善处理,同时也会继续投入重金,加强这一系统的控制能力。


又是一个星期一的早晨。

韩星利用一种可逆的神经网络模型,生成了上万张美丽少女的头像,然后他从中一眼选中了她。他为她编织记忆,以及独特的个性。

慢慢地,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她。他不能自拔,并且深深地懊恼。直到有一天,他在希腊神话中读到了皮格马利翁的故事。

于是,他把她称作象牙少女。

(完)

其它精选文章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并包含下面的二维码!否则拒绝转载!
本文链接:http://zhangtielei.com/posts/blog-sf-ivory-maiden.html
我的微信公众号: tielei-blog (张铁蕾)
上篇: Redis内部数据结构详解(6)——skiplist
下篇: 小白的数据进阶之路(上)——从Shell脚本到MapReduce